首页> 网络焦点>正文

这个默默无闻的小群体,正推动国内独立音乐文化发展

2021/9/27 17:33:2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随着《披荆斩棘的哥哥》热播,黄贯中的设计师身份也随之获得了关注,绘画特长、为Beyond乐队为自己的音乐封面做设计等经历为其音乐人身份增添新魅力。 

与之类似的还有《乐队的夏天》中新裤子乐队的彭磊和庞宽、五条人的仁科,《草莓星球来的人》里坏月亮乐队的小小(贝斯手,设计师&插画师)等等。 

这个小众的群体,他们既是音乐人,也是设计师,音乐与设计合成为他们的输出方式,并出现二合一的趋势,除在主流节目获得曝光的作者之外,还有许多具备此特点的个人、乐队、厂牌,他们默默无闻参与并助推着国内独立音乐文化走向繁荣。 

该创作群体有相当高度的门槛,设计才能和音乐创作力可谓左宜右有,然而即使才华横溢,他们也不是过得那么光鲜,音乐粉丝少的可怜,需要被更多人士留意到。我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与整理,进行了些许线索梳理,通过以下有趣的个案,尝试说一说这个群体的特点,现状,与未来。 

代表: 天格思

在天格思仅有不到500粉丝的网易云音乐主页上,今年发布了不少作品,最早的专辑发布记录是2010年,但更为人熟知的是其内蒙古设计师身份:字体设计师、视觉设计师等,尤以蒙古文字体设计为特色成为设计界与音乐圈中的一个稀有两栖代表。 


天格思的蒙古文字体设计


在忙碌制作中的、音乐受关注度还不如他的狗的天格思老师

而其带有蒙古民族文化美学元素的设计与字体出现在蒙古音乐人的多张专辑上,也是十分对味的事,如杭盖乐队、电子音乐人伊德尔。 


而最近由伊德尔的厂牌“游牧城市”与郭采洁、“BIE别的”联开启的音乐项目“游牧别的城市”的主题字体识别设计也出自天格思之手。 



演出中的郭采洁

说回天老师的音乐上,除了以设计与上述音乐活动联动外,他自己也将游牧文化寓在个人日常音乐创作里,在他最新连载的一张别有草原乡愁气息的木吉他solo专辑《 I can always go back home and herd sheep》(如果不行就回家放羊)的名字就能体现,不乏有一种“如果音乐实在不行就回去好好做设计”的弦外之音。 

对于其现在的状态而言,音乐在左,设计在右,设计是事业,虽然也有将音乐与字体设计结合推出了一些周边,但音乐更多像是他自在的文化探索与自我表达。 

没有要往演出方向上的发展考虑或过多条件,这也是该群体大部分独立作者的状态缩影,以设计反哺音乐上的消耗,同时设计身份带来的关注也带动音乐上的曝光度,对音乐创作更多是保持一种副业的爱好心态。 

修身养性,调节生活,并且音乐的输出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着个人品牌的拓展,是一种良好的平衡与融合,工作与爱好都是自己的喜好。 

个案: Sourtower酸塔 (音乐人/设计师/插画师) 

如果说和将音乐为副业来耕耘的设计与音乐不完全融合的做法有所不同,那么第二个案例说的项目式耕耘,它就是要走设计与音乐二合一或者多元合一的明确路线。 

一个人可以是乐队,也可以是项目,由于独立个体的资本有限,加上多元化的个人才能与坚定的创作意志,作者在项目里的主理人、企划、创作、视觉、MV导演、演出、出版等岗位都会是担当与主导,以偏项目的概念胜过音乐人的个人角色,这正是王旭与其项目“Sourtower酸塔”呈现的音乐创意形式。 

既出品专辑,也跑演出,还参与艺术沙龙,并参加设计展/市集等等,设计上它有自己的视觉风格规范,音乐上既貌似一个微型厂牌,也是一个创作品牌体,也正因为这一类型项目思路,有很高的创意集成。 

当一开始时,它就在透露着信息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提案,即使用在其他方面,这意味着在起步时就不得不注意进行从名字到内容创意的版权保护,加大了作者的耕耘精力。 


项目输出内容的视觉色彩较为迷幻,音乐以电子科技风为特点,被粉丝戏称为异形女皇的酸塔/王旭


酸塔/王旭很努力,演出慢慢多了起来 


酸塔/王旭与独立音乐文化厂牌“小块儿唱片”一同参加市集的“简陋”摊位,展示自己的磁带专辑、插画出版物、项目设计周边等

个案: kidult. (音乐人/设计师/插画师) 


王菲在某次K歌聚会上演唱kidult.作词、刘昊霖作曲的《Landing Guy》

kidult.擅长英文歌词曲创作,也只发英文歌,是好乐无荒幕后团队中的一员。在好几年前她和刘昊霖还在枯鱼肆探索阶段时我就在关注他们了,这首颇有名气的《Landing Guy》便是那时期的作品。 

kidult.在音乐上的状态一直都是比较随性的,每年发一首歌的慢节奏,不演出,也不使用好乐无荒的资源。 

她的歌曲内容比较有故事感,像是在文艺气息中,讲述着一则有童话色彩的微小事件,有其独特的美学素养与品味,跟天格思老师比较像,在音乐的草原不定期游牧,但Kidult.的粉丝接近10W,与之相比,天格思的不到500,酸塔的不到200,实在辛酸。 

设计上,Kidult.除了日常的插画工作外,作为好乐无荒团队的视觉支持,配合着内部音乐出品与对外音乐服务所需的封面设计,虽然擅长插画绘制,但并她没有强加要完全使用纯插画风格的设计,其中有较多使用信手拈来的拼贴艺术设计手法,有一种符合其音乐性格的随性创作意味。 


Kidult.设计自己单曲的封面《Advice From A Caterpillar》 


代鑫《躲在遥远的夜空》专辑封面,设计 / Kidult. 


徐秉龙《零零》专辑封面,设计 / Kidult. 


刘至佳&韩瞳《时光背面的我》单曲封面,设计 / Kidult. 


作画中的Kidult. 

个案: 王萌 + 于淼

这也是一个将音乐与设计二合一或多元合一的案例,不同的是,这是一个设计师与音乐人的组合,由放射能视觉设计厂牌主理人王萌和音乐人于淼组成。 

一个擅长视觉呈现,一个擅长中国古典音乐与世界音乐,从各自姓名上看,就开始给人意想不到的视听体验,说是双方交换了名字都不为过。 

该组合最显著的特色是舞台视觉创作与音乐创作紧密结合,但他们要做的远不止于此,巡演、参加艺术节、拍片、开展艺术项目等等都是他们早已规划好的发展范畴,可谓是将艺术才华与商业探索完全结合,以己之长开辟未来,为观众呈上了丰富的视听体验。 


左/于淼,右/王萌

个案: SillyFunction乐队

2018年成立于武汉SillyFunction肆意方式乐队,成员:主唱与吉他手王奕(视觉设计师/品牌设计师),贝斯手卢泠洁(插画师/动画师),吉他手彭雨桐,鼓手王汇昕。 

他们的专辑封面自己设计,他们的海报自己设计,他们的音乐MV动画自己设计制作,他们还帮别的乐队设计海报,而他们的第一张专辑《YOUTHLESS》就是这样做的,赢得圈内一片好评,而主唱本身也是一间设计工作室的主理人。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具备市场设计生产力的团队,如果他们愿意,可以同时也是一个视觉厂牌,一个创意团队,通过经营设计来反哺音乐发展,存在着很多音乐文化发散的可能。 


左1/王汇昕,左2/王奕,右2/卢泠洁,右1/彭雨桐


《YOUTHLESS》专辑封面 


贝斯手-卢泠洁参加设计市集的摊位,展示自己与乐队的插画出版物及设计周边

上述案例各有其特点与美学制造力,这个群体的作者还有很多,与全职音乐人不同,他们大多数缺乏运营团队,缺乏大厂支持,都是兼职耕耘,在受众还十分有待开拓的当下,也许目前状态是他们能做到最好的平衡与融合了,设计与音乐都是他们的爱好,二者也很大程度上相互需要,可以相辅相成,不用放弃任何一个,也不需回避任何一个身份。 

可以肯定的是,设计师一定会创立自己的项目,用这个项目承载自己的内容,它并将成为自己的工作室与品牌,而未来,他们当中或许会有人士具备更高的条件与支持时,也许会创立一个将影响中国音乐文化的厂牌与公司,就像同样设计师出身的摩登天空老板沈黎晖、作为摄影设计师的以太音乐厂牌主理人陶傲慢等等。 

而他们,会愈趋于用他们的文艺特长和情感去企划与创作一个世界,并通过设计、音乐、画面、装置等多元创意方式表达这个世界的喜怒哀乐。 

这些会集成一个IP,这个IP名字不再局限是理解为音乐人的名字或乐队的名字,它可以代表作者向其它音乐人、甲方、乙方开展互动、合作、输出,是一个品牌体,既承载了作者本人的自由创作,也释放出作者具有这些能力的商业信号。 

相信,未来会有更多音乐人、制作人、主理人尝试这样的探索方式,更多厂牌会尝试签约这样的人才,国内音乐文化也会出现更多具有更高原创力和内容厚度的输出。 

而随着国内不少艺术节/设计市集正在兴起,如简单生活节、奇点艺术节、ABC艺术书展、不熟艺术展等,适合他们亮相的平台与活动正在渐渐增多,促进他们获得更丰富的收获。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全文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A Fan_阿繁,36氪经授权发布。

  • 幽默搞笑
  • 奇闻异事
  • 八卦娱乐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1 591.inf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邮箱:591info@2980.com. 版权所有 591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