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焦点>正文

大量玩家喊“退学”,网易终于搞砸了哈利波特这个超级IP?

2021/9/14 17:31:2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2011年7月15日,“哈利波特系列”最后一部影片《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正式在北美公映。当时,媒体中流行着一句话:

华纳摇钱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在今天掉落了。

自从出版以来,哈利波特原著畅销全球200多个国家,总计售出4亿5000多万册,系列电影全球总票房近80亿美元。

作为一个超级IP,哈利波特在全球范围内的吸金能力令人叹为观止。

但人们似乎还是低估了这个IP的生命力:

时间来到2021年,北京环球影城的哈利波特魔法园区引得万千“哈迷”前来朝圣,网易的新手游《哈利波特与魔法觉醒》开服之后迅速火爆全网。


(图片来自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游戏官方微博)

十多年前那批苦等猫头鹰送信而不得的孩子长大了,可哈利波特的魔法情怀还没有消失。同样的道理,华纳的摇钱树还有多少价值我们都不知道,但资本永远能在这个超级IP身上找到新的财富密码。

比如一直深谙IP开发之道的网易。

网易的新游戏《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有多火?可能就是火到就算不玩手游,也不喜欢哈利波特这个IP的人,都被无数相关消息淹没。

从传播热度来看,自从9月9日开服以来,屠榜微博热搜、刷屏朋友圈:微博相关话题单天阅读量高达2.3亿,讨论量高达18.9万,超话榜仅次于王者荣耀排名第二。

从实打实的数据来看,《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正式上线首日就迎来578万玩家下载,登顶各大应用商店热门榜,不少玩家在朋友圈和微博上抱怨服务器排队时间过长。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超话热度惊人;图片来自微博)

市场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爆款了。

但《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的火爆,事实上早有预兆。

在8月21日获得App Store首页推荐之后,《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的全网预约量就超过了1000万,遥遥领先其他所有对手。

月初北京环球影城试运营期间,哈利波特主题园区在社交平台上的超高热度也证明,哈利波特这个顶级IP的吸引力,一直没有退步。


(图片来自北京环球影城官方微博)

而哈利波特IP在北京环球影城实体项目中展现的营收能力,足以表明年轻人有多舍得为情怀氪金。

根据上观新闻的报道,北京环球影城的纪念品商店里,一根哈利波特魔杖要348元,一件学院袍要849元,依然供不应求;至于人均消费数百元起的哈利波特园区三把扫帚餐厅、猪头酒吧,在试运营时期就已经人满为患,高峰期不得不排队等位。

先不谈游戏本身的质量和后续用户留存问题,能够在上线初期达到如此优秀的宣发效果,网易已经算成功了一半。

不得不说,通过大IP的情怀效应赚钱,是网易游戏走到今天最成功的财富密码。

尤其是早期的西游IP,不仅帮助网易在“流血上市”之后成功止跌反弹,还直接推动了网易发展方向的调整。

2002年,在后来被称为“中国网游元年”的年份,网易推出了它的“镇厂之宝”《大话西游2》。


(图片来自大话西游2官方微博)

《大话西游2》的面世占尽了天时地利:

一方面,国内游戏玩家数量持续增长,整个行业一片繁荣;另一方面,经过《石器时代》、《魔力宝贝》等游戏的洗礼之后,MMO类回合制端游的玩法已经非常流行,且培养了一大批忠实玩家。

而网易也吸取了《大话西游1》的失败教训,对游戏体验进行了改善,降低了对服务器的要求、提高了流畅性,且在场景搭建、美术设计方面下足苦工。尤其是这种结合了国风特点的美术风格,此后成为了网易的标签,延续至今。

种种有利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大话西游2》取得了空前成功,一举将丁磊送上中国首富的宝座,将网易股价推上巅峰的70美元高位,甚至被誉为“纳斯达克第一股”。


(图片来自网易官网)

更让网易惊喜的,是《大话西游2》旺盛的生命力。

从2003年到2005年,网易游戏业务营收翻了6倍,占总营收的比重也从37%一路上升到86%。作为旗舰产品的《大话西游2》居功至伟,同时在线人数最高时达到126万。

《大话西游2》大获成功之后,尝到甜头的网易又推出了《梦幻西游》,继续依靠西游IP大肆掘金。

自此,IP+游戏,成了网易身上最耀眼的标签。

翻看网易的发展史可以发现,从2001年游戏事业群成立到现在,网易做出的爆款游戏几乎全是依托大IP打造的:从西游,到倩女幽魂,到阴阳师,再到如今的哈利波特,无一例外。

然而,就像前面说的:《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的良好开局,只能算赢了一半,抢占了市场先机。

至于剩下的那一半,目前来看好像并没有那么美好。

依靠大IP打造游戏的优点有很多,比如天然的宣发优势。

拿如今大出风头的《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来说,在网易发力宣传之前,北京环球影城的火爆无形中已经为这款新游戏添了一把火,且提高了玩家的期待值。

而2020年底到2021年初随着《侍神令》、《晴雅集》等电影的上映,网易的《阴阳师》也无形中蹭到了一波热度。


(图片来自阴阳师官方微博)

然而,靠IP疯狂吸金的网易也难以回避一个事实:

自《大话西游2》之后,它们再没有造出一个叫好又叫座的IP游戏。

口碑崩盘,是《阴阳师》、《哈利波特:魔法觉醒》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正式上线不过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的口碑已经有崩坏的趋势:

氪金点太多太坑、世界观和剧情设置不够还原原著、无效情节太多、游戏模式单调等等问题,被多个游戏大V点名吐槽。

其中,游戏设定脱离原著这个bug,最让“哈迷”们崩溃。

“魔法学院居然还能教不可饶恕咒?”、“麦格教授管伏地魔叫Lord Voldemort……”等等和原著不符的设定,让不少“哈迷”怒而退学,并留下“霍格沃茨已被食死徒占领,入学就等于进阿兹卡班”这样的段子。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的口碑遭遇考验)

如果说与原著不符气走了不少IP粉,那氪金过多这个问题,则劝退了不少路人玩家。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在美术、配乐等配套上保持了网易一贯的水准,可问题恰恰也出在,《哈利波特:魔法觉醒》作为一款RPG卡牌游戏,也具备了网易此前几款同类产品中存在的硬伤——尤其是很多人吐槽的氪金问题。

在社交媒体上,有用户吐槽道:

“学个咒语要氪金,买个扫帚要氪金,换根好点的魔杖要氪金,要是想要件好点的晚礼服那就更不得了了……”

甚至有玩家直言:在网易的世界里,能打败魔法的不是爱与勇气,而是氪金的数字。


从火爆开局到陷入争议,《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的命运和网易上一个爆款手游《阴阳师》如出一辙。

或者可以这样说:网易成于IP,也困于IP。

依托大IP开发的游戏固然能在世界观搭建、前期宣发上占到优势,但一款游戏的市场寿命有多长,最终还是要取决于质量。而在这些IP身上榨取了足够的金钱之后,网易似乎也不再对游戏的质量如此执着。

就像有的玩家说的那样:

“哈利波特现在这些bug,在试运营期间就有,我就知道网易不会改,它们根本也不在乎。”

这就是网易这些年最为人所诟病的一点:“丧失了做好游戏的使命感”,取而代之的是只想玩家氪金的功利性。在这种功利的开发理念指导下,难怪会有媒体直言:《哈利波特:魔法觉醒》,不过是披着原著马甲的又一个《阴阳师》罢了。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的未来会如何还不好说,但《阴阳师》过去两年玩家流失速度和赚钱能力的下降速度,可是相当惊人的。


(玩家流失的速度让网易心塞;图片来自阴阳师官方微博)

有媒体总结道,姑获鸟特典皮肤事件、业原火bug以及客服团队的糟糕表现,对《阴阳师》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直接劝退了大量玩家。

姑获鸟特典皮肤是《阴阳师》爆红时期推出的,但掉率极低,网易还疑似用获得皮肤的僵尸号刺激玩家。至于业原火的bug,则是高段位玩家可以免体力券直接刷到御魂。

这两个骚操作背后的原理都很简单:鼓励玩家多刷皮肤,增加在线时间;鼓励玩家多氪金,这样才能冲高段位。

谁都知道网易要赚钱,国内的游戏玩家对于氪金也从不手软。但这样明晃晃地刺激、引诱玩家氪金,效果可就不是那么好了。

七麦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中国区手游收入榜Top10中,红极一时的《阴阳师》滑落到第8,网易最赚钱的依然是西游IP,但收益和雄踞前两名的《王者荣耀》、《和平精英》都相去甚远。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会不会变成下一个《阴阳师》?

对于这种可能性,网易现在应该是最害怕的。

网易需要赚钱,赚钱要靠游戏,这个道理我们当然都懂。

根据2021年二季度财报,网易当季净收入为205.52亿,去年同期为181.84亿。其中,在线游戏业务净收入高达145.28亿,毛利率为66.1%,而来自手游的净收入占游戏服务净收入的72.1%。


(图片来自网易财报)

毫无疑问,游戏,尤其是手游,是网易当前最重要的现金牛。

不要忘记一个大背景:史上最严未成年人游戏监管。

虽然未成年玩家对网易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客户,但在监管持续收紧的情况下,各大游戏厂商对成年玩家市场的争夺无疑也会更加激烈。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选在开学季上线,相信也有这个考量:

这个时间既能蹭到每年开学季都有“哈迷”等猫头鹰送入学通知书的情怀,也赶在其他厂商还没有作出回应之前最大限度抢占市场。

可即便机关算尽,网易游戏要面临的挑战仍是十分艰巨的。

一方面,网易要面对游戏研发上的困境。

外界对网易游戏研发能力产生怀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除了由端游改造而来的西游系列之外,网易在开发移动端IP游戏时更擅长的是卡牌类。这类手游的优点是容易上手、操作方便且覆盖人群广,《阴阳师》前期就获得了大量女性玩家的青睐。

缺点在于游戏模式单调,重复的任务设置不仅容易让玩家厌倦,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氪金名目理论上没有那么多。所以当网易拼命引诱《阴阳师》玩家氪金的时候,口碑就会无可避免地加速下滑。


(老玩家对阴阳师的失望溢于言表)

在游戏类型这方面,腾讯对网易占有压倒性优势。

根据七麦数据,今年上半年吸金能力最强的是动作类和模拟类手游,其次为角色扮演类。

而《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都是明显的动作类。

相反,被网易寄予厚望的卡牌类新游戏《忘川风华录》、《游戏王:决斗链接》无论是热度还是吸金能力,都无法和鹅厂对抗。

另一方面,在网易大力布局的卡牌、IP赛道,对手也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随着女性玩家的消费能力被释放,预计到2023年女性游戏市场规模将达到958亿。

而从题材来看,女性用户最喜欢的是大IP,尤其是修仙玄幻、古典神话类;从类型来看,入门难度更低的卡牌类和角色扮演类游戏,也是大部分女性玩家的首选。

利益当前,资本必然蜂拥而至。三七互娱、米哈游、雷霆游戏甚至哔哩哔哩,都在不断蚕食网易的地盘。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截止去年年底,国内手游收入排名前100名的产品中,卡牌类游戏占比高达16%,仅次于占比28%的角色扮演类游戏。


(图片来自游戏研发力量调查)

也就是说,网易选择的这条赛道,已经非常拥挤,且吸金能力远不如策略类和动作类游戏。僧多粥少的局面下,《哈利波特:魔法觉醒》能为网易赚回多少,实在难以预料。

时间拨回到2020年6月11日,网易返港上市。丁磊在敲钟现场向网易员工说了这样一番话:

“抬头看月亮,低头做事情。继续用热爱和创新,超造出下一个20年里,值得被大家记住的产品。”


(图片来自子图网)

不过创新,似乎恰好是网易如今最欠缺的特质。过于依赖IP的副作用,已经越来越明显,糟糕的游戏口碑对网易这个厂牌的反噬也变得越来越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哈利波特之外,网易还拥有漫威、指环王等多个顶级IP。

过去几款并不算成功的游戏让人怀疑,对游戏业务依赖性极高且营收压力也越来越大的网易,是不是不再愿意花时间沉淀一款好产品。

从当前的口碑来看,网易是否因为抢时间而放弃了对游戏质量的把控,见仁见智。但可以肯定一件事:和影视作品不一样,游戏玩家不会迷信IP,游戏发行也不存在所谓的档期优势。要是《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的口碑无法逆转,网易未来的IP开发之路,恐怕会愈发艰难。

如今网易手上IP还有很多,可市场留给它们的耐心已经不多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价值研究所”(ID:bttimes),36氪经授权发布。

  • 幽默搞笑
  • 奇闻异事
  • 八卦娱乐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1 591.inf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邮箱:591info@2980.com. 版权所有 591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