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焦点>正文

阿兰把翻唱她的歌的人都“告”了?古风歌曲流行背后的隐患

2019/12/7 3:02: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 雅莉,36氪经授权发布。

前几天,古风圈发生了一桩大事。

11月28日,阿兰工作室发布一则声明,称发现部分人在未经官方授权的情况下,私自填词翻唱歌手阿兰的音乐作品,并上传至各大音乐平台、视频网站上传播使用,“我司郑重警告,请翻唱者停止侵权,尽快下架所有翻唱的歌曲及相关信息”。


有粉丝整理了涉嫌侵权阿兰歌曲的填词翻唱歌曲,发现有上百首。而涉事的古风歌手,也有不少在圈内颇有名气,比如东篱、伦桑、HITA等等。被填词翻唱次数最多的《明日赞歌》,是阿兰的出道成名曲,在2009年被古风歌手东篱重新填词,翻唱成《封疆》。此后《封疆》一曲在圈内流传甚广,不少人都曾翻唱过。


而这只是古风圈众多填词翻唱歌曲的冰山一角。早期人们版权意识淡薄,不少古风歌手都靠重新填词翻唱日语歌和粤语歌等在圈内走红。但随着近年来古风歌曲日渐流行,走向大众视野,版权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不借此盈利的填词翻唱行为算侵权吗?非作者本人上传的涉嫌侵权歌曲,作者需要承担侵权责任吗?娱乐资本论就此咨询了律师,发现,填词翻唱行为本身虽不侵权,但只要上传到公众平台就算商业行为,可判定为侵权。

阿兰维权事件发生后,尽管有不少古风歌手叫屈,但谁都无法否认,随着古风文化成为显学,许多历史遗留的问题都将一一摆上台面,掰扯清楚。

古风歌曲最早的发源地是分贝网。2005年左右,一批游戏爱好者用仙剑、剑网三等游戏中的配乐填词、翻唱,上传到网站上和大家分享。2010年,分贝网关停后,5sing成为古风歌曲的大本营,填词翻唱仍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虽说十年前很多人填词翻唱和上传,只是为了自娱自乐,并没有用于商业用途,但当这首歌火出圈后,麻烦就来了。

比如音频怪物的《浮生未歇》。这首在2011年发行的歌,填词翻唱自中岛美嘉的《桜色舞うころ》。2017年,张靓颖在浙江卫视综艺《梦想的声音2》上演唱了这首歌,被网友质疑没有版权。随后节目组表示已向音著权支付了版权费用,但音频怪物发微博表示,并没有在音著协注册这首歌的版权。于是这事儿成了罗生门,不了了之。


前两年在网上非常火的《我的一个道姑朋友》,原曲是日本歌手田井中彩智为去世的爷爷写的《一番星》。2016年,古风音乐团体“三个糙汉一个软妹组” 在未拿到原作授权,且在原作者声明禁止二次创作或者商用的情况下,重新填词制作了这首歌,由Lon演唱。

此后这首歌被多位歌手翻唱。其中歌手以冬的翻唱版本在网易云音乐上评论量超过二十万,她本人也因此一跃成为圈内知名唱见歌手(指在视频网站投稿翻唱作品的业余歌手)。


但随之而来的版权争议让以冬和“三糙一软”陷入了漩涡。重压之下,以冬在各大平台上下架了这首歌,网易云音乐也出面和原作者田井中彩智沟通,买下了版权。2019年,网易云推出了正版《道姑》,并邀请另一位古风歌手双笙演唱,这事儿总算告一段落。

先填词翻唱,等火了再买版权,成了很多网络歌曲的常规操作,比如今年很火的《起风了》。没办法,侵权成本太低,能先上车再补票已经算不错的了。不只是音乐,其他领域也是如此,火了必追责。

所以像阿兰这样,突然发一纸声明警告的,实在是不多见。事发后,卷入此事的古风歌手一下子慌了,赶紧联系平台下架侵权歌曲。但问题是,不少侵权歌曲都是平台抓取或者其他用户上传的,作者本人并没有权力申请下架。12月2日,古风歌手林斜阳就发微博表示,“沟通各个平台下架这件事使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心力交瘁。”


古风歌手林斜阳微博截图

古风音乐人叫屈,主要基于以下两点:

1、 填词翻唱只是自娱自乐,上传也只是为了交流分享,没有借此盈利,为什么也算侵权?

2、 上传者非我本人,是第三方用户或平台抓取,为什么也得我来背锅?

所以,填词翻唱侵权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古风圈这些历史遗留问题,到底要怎么解决?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不告而取即为偷”。

首先是是否借此盈利的问题。“上传到平台上已经属于公开传播了,一般来说会算作商业行为。” 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国华告诉小娱,合理使用是有边界的,虽然很多上传者认为自己是为了个人兴趣学习、分享,也没有因此获得直接经济回报,但还是获得了隐形收益,如提升知名度等。

所以,只要没有经过原作者授权,就把填词翻唱的歌曲上传到公开平台,都可判定为侵权。侵犯的权利包括著作权人的传播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等。

如果只是单纯的翻唱呢?只要没经过版权方同意,把翻唱歌曲上传到公开平台,同样也算侵权。除非平台方和原作者有协议,购买了歌曲翻唱相关的版权。目前网易云音乐、QQ音乐和抖音等平台都有一部分翻唱版权。“如果你想翻唱一首歌发到平台上,最好先搜一下平台上是不是有很多这首歌的翻唱版本,如果有很多翻唱版本且没有变灰(下架),那就可以翻唱。”一位网易云音乐的认证音乐人表示。

如果是第三方用户上传或平台抓取的侵权歌曲呢?一般来说,如果是翻唱者自己上传作品,只要平台没有借此盈利,就不承担侵权责任,只有帮助下架侵权作品的义务。但如果是第三方上传或者平台抓取,那双方就得共同承担责任。

“当然,如果翻唱者没有故意的商业使用行为,肯定是不承担责任的。比如他在KTV唱了首歌,被人录了上传到平台上,如果能证明不是他有意公开传播,就不承担责任。”王国华说。

虽说法律如此,但古风圈有很多约定俗成的规矩。音乐人西凉Cassie_就发微博表示,国内大家的意识就是:正版专辑里发了伴奏,就是默认可以进行非商业非盈利翻唱的,不然就像挖坑给人跳一样。


这次阿兰维权事件,被侵权次数最多的《明日赞歌》,就在专辑里发了伴奏。这也是许多古风歌手选这首曲填词翻唱的原因——好扒啊!但按照法律,只要阿兰没有发声明表示,允许其他人填词翻唱,擅自填翻并上传的行为就是不合法的。


事实上,很多唱见歌手在成名后,都会把重心放在原创上。先通过翻唱热门歌曲引起大家注意,再通过发表原创作品证明实力,是大部分古风歌手走红的套路。这套造星模式在五六年前是没什么问题的,但随着近两年古风文化成为显学,外界关注度越来越高,古风圈的种种乱象,如无授权填词翻唱、歌词堆砌等就成了大问题。

如果古风音乐真想壮大起来,就必须处理这些历史遗留问题。但一方面,这些历史遗留问题不是那么好处理的,各大平台涉嫌侵权的古风歌曲多如牛毛,筛查和下架工作并不好推行。另一方面,许多新人需要通过填词翻唱的形式学习,上传平台和粉丝互动,能激励他们快速成长。“上传即侵权”几乎动摇了古风圈的人才培养根基。

所幸平台手上都有部分流行歌曲的翻唱权,唱见歌手也不是毫无活路。只是圈内众多爱好扒纯音乐填词的词作者就比较为难了。对这部分纯音乐,平台一般都没有取得原作的改编权,擅自填词上传的侵权率几乎是100%。

如何在既定规则内,继续发展古风音乐,摆脱外界对古风圈的种种偏见,将是古风音乐崛起后迟早要解决的问题。

  • 幽默搞笑
  • 奇闻异事
  • 八卦娱乐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591.inf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邮箱:591info@2980.com. 版权所有 591资讯